记录眼前拥有的希望, 川岛小鸟 ╳ 未来ちゃん

凭着去年发表「未来ちゃん」那份纯真自然影像而红遍日本的他,在过去或许没有耳熟能详的名声与背景,也没有可为他背书的国际级大师,但他有的却是对于摄影的热情,与面对理想目标的坚持。他就是第 42 回讲谈社文化出版赏「写真奖」得主 - 川岛小鸟。

一部电影,让路从此不同

去年以《未来ちゃん》传递孩童那份纯真情感,而轰动日本摄影界的川岛小鸟,在高中以前其实并不对影像有什幺特别的兴趣,就如同日本时下青年般,单纯喜欢漫画、散步,与享受东京给于人们的生活风气。然而真正让他踏入摄影圈,想要以摄影为志向的关键,却是部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电影-王家卫的《重庆森林》。

昏暗的光线,绝丽冷冽的色调,慢速快门所表现出恍惚眩目的移动街道,这些都是电影《重庆森林》中,王家卫导演新奇的运镜步调与手法,藉以阐述片中社会生活的複杂纷扰。在那个年代,王家卫以此部片走出亚洲,闻名世界,却也因为这部电影,让川岛从此之后爱上了影像,甚至开始想尝试电影的拍摄,想要将自己对于眼前所拥有的感触,借由电影手法来陈述。无奈在当时还是一位高中生的他,即使有这样意念想努力,但不论是自身的技巧,还是进入那圈子门槛,对他来讲还是太过遥远,因此他选择相机作为初入影像创作的器材。虽然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那个决定不一定是错的,但因早期接触电影所累计下来的动态影像美学,却让他在未来画面的组织与定义上,逐渐融合电影所留下的基础,在自身影像表现上突破,绽放。

从原点出发实践理想

挥别高中那份对于电影的憧憬,川岛在进入大学时,不是以艺术或摄影相关的科系为考量,而是选择大众所能接受的普通科系,早稻田大学法文系。但大学这四年之间,他却无心专注于学业,虽然法文是面对摄影之外的另一片天空与思考方向,他也很珍惜课程中所学习到的新鲜事物,不过此时川岛却逐渐发现摄影已慢慢佔据他的所有心思。而这期间也因缘际会,进入摄影事务所当起助理,正式师事于摄影家沼田元气的门下。

「最初,我只是想要像沼田老师一样,能够出版属于我自己的摄影集,就这幺简单!」当笔者询问他既然选择法文系,为何又在课外回归影像的範畴,川岛这样淡淡诉说着对于摄影的理想。「高中时的我,虽然因为电影而喜爱摄影,但坦白说,我并没有正式接触过所谓的摄影理论,我只是喜欢拍,喜欢那与朋友以摄影互动的乐趣。」大学时并没有想要成为专业摄影师的他,只是每天跟着朋友在一起拍照,不断地累计对于图像表现的经验,因此若要算起对于职业摄影的原点,在辅助沼田老师过程中所学习的技巧,就像是一盏过路明灯般,照亮其在摄影道路,让他至今仍受用无穷,持续发挥。

随着在摄影家指导下的时间越长,川岛越能体会影像的意义,思考关于个人创作的主题。2007 年《BABYBABY》的出版可说是为他建立个人一个新的里程碑。在这本长达四年的创作中,他试图用影像去突显那仅存于摄影师与被摄者间的微妙距离,妥善运用光影去表现影像所包含的内容,阐述每天生活的想法与意义,算是种贴近记录朋友的成长故事,希望强调出自己当下的感受,并从中延伸面对事物情感的描绘,或是曾经幻想的梦境,所以影像对他就像是个愿景般,等待着观赏者的认同。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