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我们对总统候选人的想像,不能只有道德理想

《思想坦克》我们对总统候选人的想像,不能只有道德理想

假期中点看了改编自司马辽太郎原着的日本电影《关原之战》,这场发生于庆长五年九月十五日(西元 1600 年 10 月 21 日)的一日战役决定日本接下来两百五十年运命,然而,却是此前经年的局势发展与个人选择,决定了这场巨型战争仅仅在数小时内便结束。

捍卫丰臣政权的西军失败原因,在个人的部分,剧中描述主将石田三成因为对义的坚持,不愿在德川军尚未整备之际偷袭而失去先机,但小说化的历史叙事原本就有大量剪裁、为主角量身订做的成分,若比对其他历史论着,在不同的写作视角及史书中,则透露了其他讯息,例如石田不善人际关係处理,被批评为刚愎自用、跋扈难忍。

而德川军得以获胜,除了时局对幼主秀赖不利外,在个人的部分,德川善于收买人心,不但明着招降纳叛,暗地里也联繫各个犹疑未定的大名,甚至不须他们马上投诚,而能造成身在西军心在东军的事实,得以在战争中一举由内部击溃。这种灵活的政治手段与思考或许可从关原之战前数年的这个场景窥知一二。

石田三成遭加藤清正等七大名追击时,他自以为聪明地夜奔敌对的德川府,要求家康收容,家康与家臣讨论要杀了他、交出他或是收容他时,有一段对话这样:

家康:这是一场赌博,不赌一把,怎幺得天下。阿茶,妳怎幺看?

阿茶(伊贺侍女名,非家康侧室):如果作弊能赢,就值得一赌。

本多正信(家康亲信):作弊还称得上是赌博吗?

家康:这才是真正的赌博,正信。我的生涯、地位、领地、人民,全都赌上了,输了就将一无所有。我愿动上一切手脚,等到确定能得到我要的点数时,我才会掷出骰子。

阿茶:对手就是三成。

家康:是的,我选择了三成,边刺激边忍耐,让他成为够格的对手。是我培育了他。

这幕之后,家康收容了三成并护送他到安全之地,却也在关原之战,彻底的击败他。我无意代换角色,看到这段对话的人,自己可以有一千种联想,就直接进到这篇文的重点吧!

我们当然可以说以成败论之,只要赢了,就有机会被诠释为不是作弊,但如果只赢了片刻却输掉终局,却反而会被确认是作弊而且还失败。

但我认可「确定能得到我要的点数才会掷出骰子」这句话,毕竟计算得失利弊是政治基本功,我们对总统候选人的想像,本就不应天真到觉得只需谈道德理想,而不计成本得失。

《思想坦克》我们对总统候选人的想像,不能只有道德理想

我也不说团结,虽然外患确实已兵临城下。但对双方以义理呼喊团结并无法撼动两强的决定。只是,目前僵持的态势持续越久,越无法尽快回到国家治理方向上的讨论,也容易流于对个人的攻击。

所幸,现在不是日本战国时代,台湾已经是一个现代化的民主国家,作为(焦虑的)国民/公民/选民,绝对可以形成集体性的方向与力量以影响政局,韩流就是最近的例子,但这股潮流会流向哪里,力量多大,目前仍没有人能确知。

而从公民社会的角度,从 2014 年到现在,可以多有效的影响政局其实也经历过多次实战,虽然大部分时候仍被政治部门压制甚至利用,但也并非没摸索出有效掣肘的方法,甚至引导政治部门往希望的方向前进的经验。

不如就从公民社会的角度提出对各党的总统初选候选人的国政提问吧!总统若不愿意与她任命的行政院长辩论执政功过,那就面对公民提问各自表述,最终由选民来决定想要哪一种未来。

僵局的解法也许就在这里,由外形成一股新的力量介入,让两强的目光不再只有彼此的对决而能回到人民。至于这个策略能否成功,端视两强的抉择,在个人性格与时局互为辩证之下,历史于焉诞生。

本文作者为严婉玲,原标题为由公民作庄,提问总统参选人吧!,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Related Posts